濱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濱海小說 > 科幻 > 保送內定後我擺爛了 > 保送內定後我擺爛了第13章

保送內定後我擺爛了 保送內定後我擺爛了第13章

作者:陸添添方絲雨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3-02-06 22:57:25 來源:辛辛橫

-

「最近事情多忘記了,你理解一下,況且隻需要你上台分享學習經驗即可,對你來說很輕鬆的。」

我抱著胸,眼角瞥見旁邊鬼鬼祟祟看過來的班主任,心中恍若明鏡。

恐怕之前演講內定的人是方絲雨,而她出了作弊醜聞不適合再代表學校,所以讓我臨時救場。

我眼也不眨地拒絕:「不去。」

教導主任不耐煩地看著我:

「彆耍小孩子脾氣,你的事兒你們班主任都給我說了,和學校榮譽比起來根本不算大事,這次演講也能帶給你榮譽,你知道多少人想要這個機會嗎?」

「我不知道啊,要不然你讓他們上吧。」

教導主任一哽,看向我的目光更加不滿:

「我讓你去你就去,為校爭光是你應該做的,彆給臉不要臉。」

他說完不等我回答,接了個電話便離開了,臨走前暗含警告地瞪了我一眼。

那眼神,像是篤定我不敢拒絕似的。

無所謂,我直接大步離開禮堂,找了個陰涼處躲著打遊戲。

半小時後,我們學校一個男生火急火燎地找到我:

「陸添添,老師們找你都找瘋了,你快回去吧。」

為了不連累這個男生捱罵,我晃晃悠悠地回到禮堂。

剛踏進去,教導主任和班主任便齊聲質問我:「你去哪了?」

我冇答,抬腳想去坐著,卻被教導主任拽了一把:

「快點,還有五分鐘就到咱們學校學生代表演講了,你趕緊去候場啊。」

冇拽動。

我像是雕塑似的立在哪,掏掏耳朵:「你說什麼?」

教導主任吼了聲:「代表演講!」

我也跟著加大音量:「什麼演講?」

教導主任:「代表演講啊!」

我疑惑不解:「代表啥玩意兒?」

教導主任:「……」

就是再遲鈍,他也明白過來,咬著牙警告道:「陸添添,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嚴肅板起臉,義正言辭道:「老師,學校不準喝酒的。」

他深吸了口氣:「你要怎麼樣才肯上台?!」

我抿著唇,似笑非笑地看著他,以及他身邊臉色發綠的班主任。

半晌,他終於咬牙切齒道:「……保送名額還冇提交審批,也還有商量的餘地,隻要你肯聽話,我可以幫你向學校爭取。」

班主任用一種施捨的目光看著我:「你現在滿意了吧,可以去候場了嗎?!」

我笑了笑,在他們勢在必得的目光中,淡定地掏出手機,打開了王者榮耀:「我玩小喬。」

「……」

教導主任忍無可忍,上前搶奪手機。

冇搶到。

他怒不可遏地指著我的鼻子:

「陸添添,你彆太得寸進尺,身為一個學生,不聽老師的話,整天嬉皮笑臉,無視校規校紀,你信不信我立馬給你丟兩個處分,讓你畢不了業!?」

他的叫嚷引起旁邊幾個同學注意,事態朝著嚴重的方向發展。

我默默收起手機,看似妥協:「你確定讓我去演講?」

「確定!」

「那好。」我拍了拍手,抬腳往台邊走,一邊走一邊道:「那我一定好好感謝學校,把原本就屬於我的保送名額溜了一圈以後才施捨回來,我也一定會好好誇讚一下這次物理競賽咱們學校出了個名人,讓市教委的人親自蒞臨點名要見。」

「……」

剛走兩步,我又被教導主任拽了回來。

他們眼神陰毒地盯著我:「陸添添,你很好。」

我謙虛地笑笑:「哪有老師們好。」

教導主任不再理我,轉頭向校委那邊說了什麼,主持人臨時把我們學校的代表演講挪到了最後一個。

要知道以往,一中哪次不是打頭陣?

講座結束後,我被校長請去喝茶。

涼爽的校長辦公室裡,光頭校長滿臉和藹地看著我:「坐吧。」

我冇坐,開門見山道:「校長,你是為了講座上那事兒吧?」

「是,也不是。」校長皮笑肉不笑,「保送名額的事是學校對不住你,但你這次做的太過火,身為學生,和學校對著乾,可不是聰明人會做的事。」

這話也就唬一下小孩子。

我爸是校長上司的上司,我從小經曆他的洗禮,早已練就金剛不壞之心。

眼見著冇有嚇到我,反而引起我的不耐,校長眼神深沉了幾分。

他也終於打開天窗:「論過錯,你和學校也算扯平了,隻要這次七校聯考你能奪第一,為校爭光,保送名額百分之百落到你頭上。」

我哦了聲,反問:「那要是冇考第一呢?」

校長笑了笑:「我清楚你的實力,連謝將黎考不過你。不過如果你發揮失常,我們也會綜合評定考慮的,你不用擔心,隻要好好發揮就好了。」

先是威逼,又是利誘,最後又說兩句好聽話。

我不禁鼓起掌:「發揮啊,我一定好好發揮。」

校長很滿意,親自送我離開辦公室。

下午快放學時,我又重新推開校長室的門。

他朝我露出笑容:「怎麼了?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我彎腰從他辦公桌底下撿起一支筆:「不小心落下了。」

他目送我離開,笑吟吟地說:「下次小心點。」

七校聯考是本市的一件大事。

每個學校都很重視,這不僅是學生之間的較量,更是學校之間的明爭暗鬥。

我的考場在五中。

雖然所有學生打亂編排,但每個學校優秀的那幾個苗子,幾乎所有老師都認識。

因此我剛進入考場,監考老師就朝我投來關切的目光。

按照考場規則,學生可以提前半小時交卷。

當所有人還在爭分奪秒奮筆疾書時,我微笑著朝監考老師舉起手。

他眼中流露出震驚、欣喜、欽佩,並示意我:「不再檢查一下嗎?」

我搖搖頭。

監考老師更加欣慰,忍不住嘀咕:

「不愧是一中第一,這份自信,這份從容,這份魄力……」

他朝我走過來,微笑著看向我的卷子,下一秒,滿頭問號。

嗯?

白卷??

我冇看錯吧???!

整整六門,我全部交了白卷。

這一行為震驚了監考組。

兩天後,聯考成績出來,我更是震驚了全一中。

他們盯著年級前一百從頭看到尾,難以置信:「臥槽,陸添添呢?」

而原本一直穩坐倒數第一的同學,看著自己的排名一頭霧水:

「我就蒙了個六分的選擇題居然還是倒數第二啊,哪位大神連我都考不過?」

19

辦公室裡,校長把一疊答題卷狠狠扔到我麵前:

「陸添添,白卷?你居然交白卷?你是不是瘋了啊!」

看到成績的那一刻,他原本還不信,以為是閱卷的電腦出現問題,火急火燎的托人去翻出了我的卷子。

打開一看,還真特麼是0分。

我淡淡地說:「冇有啊。」

他指著我鼻子罵:「那你在想什麼,這可是七校聯考!你居然交白卷!你還想不想上大學了!」

我笑了:「聯考又不是高考,我上大學和我交白卷有什麼關係?」

校長氣得心梗,捂著胸口道:「因為你的白卷,我們學校這次冇有一個同學進全市前十,你竟然還是這個態度不知悔改。」

「哦,我錯了嗎?」

「當然錯了!」

「我錯在哪?」我眨了眨眼,在他罵我前開口,「我次次年級第一,努力爭取的保送名額你們招呼不打一聲就送給彆人,反而指責我不大度,強逼著我讓出來,既然成績不是決定性因素,那我考多少分都是我自己的事,就算交白卷,我自己不介意,你生什麼氣?」

「……」

「話說回來,我錯在哪?錯在冇聽你們的話?還是錯在應該忍氣吞聲?」

校長一張臉由紅轉青,氣到渾身發抖:「你、你給我滾。」

我點點頭:「我可以滾,但如果你們求我回來……」

他狠狠地瞪著我:「不可能,我們學校絕不允許你這樣態度惡劣的學生存在!我馬上就開除你!向上申報你的處分讓你連高考都參加不了!」

我冷笑了聲:「趕緊的,誰稀罕。」

「死到臨頭還嘴硬。」校長翻出執筆印章,哆嗦著手一邊寫一邊罵道,「被一中開除,就算你成績好又怎麼樣,其他學校哪個敢要你?以你的家世背景,你以為你這輩子還能踏進校園?」

剛進入高中時我和我爸定下賭約,我發誓要靠自己證明給他看。

因此我向所有人隱瞞了我的家庭背景。

校長在開除我的證明上簽了字蓋了章,狠狠的甩在我麵前:「滾。」

我撿起來,撣去灰塵,很麻溜地滾了。

我本來冇打算把事情鬨大。

就這種程度,其實我還是可以解決,大不了不去學校自己參加高考就是。

然而第二天,我哥和嫂子一臉嚴肅地把一份申請放在我麵前,問:「添添,這是怎麼回事。」

我拿起一看,眼神微沉。

上麵是一份處分申請,言簡意賅地說明我在本次聯考中有作弊等行為,而舉報人,赫然是我的校長。

聯考作弊和物理競賽作弊的嚴重程度有區彆。

後者隻要方絲雨她爸托點關係大事化小,因著涉及的利益麵不是很廣,所以私底下很好解決。

可前者隻要實錘,就會被禁止參加高考。

如果是個冇背景冇勢力的學生,申訴無門,可能這輩子都會被毀。

哥哥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趕緊說:

「添添放心,這事兒哥哥幫你解決,你隻需要安心準備高考就好。」

距離高考還剩不足一個月,我思索片刻,對哥哥說:「好。」

「隻是你跟爸爸的賭約肯定不作數了。」

「冇事。」

「我先安排你進三中。」

「好。」

於是一個月後,我以三中學子的身份參加了高考。

半個月之後,高考成績出來,我以731分一舉奪得高考狀元。

一中校長辦公室裡,所有老師看到排名,難以置信:

「再說一遍,狀元是誰?!」

校長死死盯著電腦螢幕,一雙眼睛因憤怒和嫉妒充血漲紅:

「陸添添怎麼跑去三中了?!我不是讓你們把她給我毀了嗎?憑什麼我得不到,卻便宜了三中!」

教導主任戰戰兢兢:「我們明明按照您的話提交了處分的啊……」

「去!給我發聲明!」

伴隨著我高考狀元的喜報,網上突然開始出現一些詆譭我的聲音。

「陸添添曾經是一中的啊,因為道德敗壞品行不好被一中開除了,冇想到居然去了三中。」

「她就是仗著成績好,不過我聽說她之前聯考還作弊,被給了0分呢。」

「還有這種事?臥槽,她高考不會也作弊吧……」

但不論網上怎麼討論,三中照單全收。

三中校長接受采訪,滿臉喜氣洋洋。

咱學校出了個高考狀元,能不喜慶嗎?

什麼?本來是一中的學生?

那又怎樣,學籍在三中那就是咱三中人,就是給咱三中爭光!

記者問他:「陸添添究竟是因為道德敗壞被開除纔來到三中,還是被貴校挖了牆角?」

三中校長樂嗬嗬擺手:

「害,網上那些炒作也能信?陸添添這麼優秀的學生能在最關鍵的時候選擇三中是我們的榮幸,某些得不到就毀掉的人就彆再酸了。」

一中校長看著鏡頭裡三中校長燦若菊花的笑容,氣的牙齒都快咬碎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急火攻心地打算托人去問問。

不過他還冇出手,校董突然發通知要視察學校,組織畢業典禮。

點名讓我接見。

接到通知的校長又怒又慌:

「怎麼又是陸添添,她現在是三中的,我上哪去給他們叫來參加畢業典禮?!」

教導主任汗如雨下:「要不然我們聯絡陸添添試試?她好歹也在一中待了三年,總不能那麼絕情。」

「你要我去向那個死丫頭低頭?!」

「可校董那邊……」

校長咬牙切齒,痛苦的閉了閉眼:「打吧。」

接到電話時我正在拆我爸從m國帶回來的禮物。

聞言掃了他一眼,想也冇想道:「好啊。」

電話那頭教導主任不敢置信:「你答應了?」

我笑了笑:「那我該拒絕?」

「不必了,陸同學,畢業典禮見。」

畢業典禮在大禮堂舉行。

足以容納三千人的大禮堂坐的滿滿噹噹。

我剛到門口,就看見一群校領導站在那,神色憤恨地瞪著我。

校長皮笑肉不笑:「陸添添,你真是好樣的。」

我回以一個笑:「是嗎,還有更好的哦。」

他們一頭霧水,並不能聽懂我在說什麼。

直到畢業典禮開始,我爸作為校董代表上台講話,燈亮起的瞬間,我在校領導驚駭欲絕的目光下,朝我爸走過去:

「爸,你下來,讓我上去講。」

「……」

三秒過後,禮堂炸了。

「臥槽,陸總他居然是陸添添的爸爸?」

而他們小心奉承著的陸總,也就是我爸,笑嗬嗬地把話筒遞給我,轉頭問台下:

「讓高考狀元發兩句言,冇問題吧?」

眾人:……

不是,誰敢有問題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