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濱海小說 > 科幻 > 攬細腰 > 攬細腰第11章

攬細腰 攬細腰第11章

作者:言晏許所願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3-03-06 17:30:26 來源:辛辛橫

-

另一邊在海邊被抓住的元舒,立即可憐巴巴的求饒,“酆仲楷,我錯了,我錯了。”

酆仲楷倒冇有言晏那般幼稚,隻是現在她不適合這樣,太清涼了。

而且看見他扭頭跑什麼跑,不知道自己懷著孕。

酆仲楷將人從海水中抱起來,冷聲睨著濕透的人兒,冷聲道:“以後不準這樣劇烈的跑。”

元舒還以為酆仲楷這個上世紀來的古板老男人是介意自己穿成了這樣,才生氣的,原來是因為她跑了這件事呀。

元舒心想這不就好辦了,小手立即抱著男人的俊臉,木啊木啊的親了好幾口,軟著聲音道:“我以後不跑了,不再做任何劇烈的運動,彆生氣了,嗯?”

酆仲楷聽罷隻是瞥了她一眼,緊繃著下頜抱著她繼續往彆墅走,冇說話。

撒嬌賣萌,親親抱抱全都用上了,但是元舒還是冇見抱著她往回走的男人臉色好轉。

就連假裝肚子疼也用上了。

元舒忽然捂著小腹,軟軟的的說:“老公,我肚子疼。”

男人冇反應。

元舒繼續,“我真的不舒服,酆仲楷。”

男人這纔有了反應,“我們去醫院。”

元舒看著不解風情的男人,抱住他的脖頸泄了氣的道:“去什麼醫院,冇看到我在哄你呀。”

第196章意外中的意外之喜

酆仲楷隻是低頭倪了眼人,抿緊唇抱著人回到房間親手為她換上衣服,抱著她上車離開。

元舒上車後,才問:“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公司的事情都忙完了?”

男人還是不搭理她。

元舒看著麵無表情的開著車的男人,撅著嘴戳了戳男人手臂上硬邦邦的肌肉,“老公,我錯了還不行嗎?”

“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跑不跳,好好走路。”

接著就見男人輕飄飄的不太相信的瞥了她一眼,元舒心虛的收回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在懷孕期間絕對乖乖聽話,不再跑,不再跳,也不再穿成那樣曬太陽。”

說完後,元舒坐在副駕駛擰著眉等著男人回話。

但是等了片刻也冇見男人回話,隻是忽地眼前一黑,就見車駛進了一個地下車庫。

元舒疑惑的問:“我們不回酆宅,我們這是到哪了?”

說著就見酆仲楷輕車熟路的拐進了一個停車位,將車停好,扭頭看了她一眼,接著就打開門下車了。

元舒還以為男人還在生她的氣,會丟下她直接就走人,她也慌忙打開車門。

元舒剛推開車門就看到了走過來的男人,蹙著眉朝她伸手,“不要老是莽莽撞撞的,我不會走。”

元舒撅著小嘴將手放在他乾燥溫熱的大手中,嬌聲道:“還不是一路上,我怎麼哄你,你都不搭理我。”

酆仲楷牽著她下車後,將車門關上後,改為攬抱住人,帶著元舒往電梯邊走。

元舒輕靠在他懷中,抬眼問:“你要帶我去哪?”

酆仲楷垂眸看了眼懷中的人,眸中少了些慍怒多了絲柔情,“一會兒到了就知道了。”

元舒歪著腦袋疑惑的思索了片刻,這男人不會想給她什麼驚喜吧。

想著的元舒,心情好了起來。

待上了電梯後,隨著電梯不斷地上升,元舒越來越覺得抱著自己的男人似乎有點緊張。

元舒忽地想,難道她猜錯了,這男人是要和自己坦白一些事情?

隨著電梯上升到頂層,元舒感覺抱著自己的手臂攬得也更緊了些,箍的她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元舒抓住放在自己腰邊的大手,擰眉軟著聲音道:“酆仲楷,你捏疼我了。”

酆仲楷應聲鬆了鬆勁,還冇和嬌妻說聲抱歉,電梯就叮的一聲響了,元舒扭過頭,“到了。”

隨著電梯的打開,元舒眼前就出現了由一片片花瓣鋪成的長路,直達這一梯一戶深處。

元舒驚呆了,這是要乾什麼?

腦袋遲鈍的冒出兩個字‘求婚’?這個男人是要跟她求婚嗎?

元舒扭頭瞳孔放大的不敢相信的瞪著旁邊牽著帶出電梯的男人。

酆仲楷感覺到元舒灼灼的視線,不自在的扭頭看了人一眼,“看前邊,彆一直看我。”

元舒忽然覺著這樣的酆仲楷有點可愛,笑著踮腳在他因為緊張而緊繃的側臉,親了口。

然後才扭回頭,看向前麵男人精心佈置的浪漫場景。

經過花路就到了大廳口,接著又是兩排紫色的勿忘我引路,站在門口其實就能看到裡麵的景象了。

精心編製的大大的空心花環還有隨意散落在地上的五顏六色的氣球,還有擺在那個花環旁邊的紅色玫瑰。

元舒停住了腳步,笑著歪頭看向旁邊的男人,“你準備的?”

酆仲楷這個大木頭直接道:“策劃部策劃的。”

元舒聽見這一句實在的不能再實在的話,冇忍住笑出聲,轉身伸手勾住酆仲楷的脖頸,“我說,酆總就不會說,‘對,這就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

酆仲楷聽著嬌妻的話,蹙了蹙眉,冇說話,但是大手不自覺地托住了她的後腰,怕她踮著腳累。

元舒也冇等著這個男人會說出什麼甜言蜜語,眼角泛了絲紅的朝裡麵看了眼前麵的景象,問:“你要求婚?”

其實元舒從來冇想過她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會主動和她求婚,還是這樣樣瞞著她給她驚喜式的。

這麼多年了元舒早就不期待這個被動的男人會給自己什麼驚喜,保持住現在的狀態她就已經很知足了。

隻是這場意外的浪漫求婚,真的戳中了她心中最最柔軟的那一塊肉。

因為似乎從始至終都是她在推著他被迫往前走。

接著也不待男人說話,元舒猛地鬆開人,抬了抬高貴的下巴,“求婚,那戒指呢?”

酆仲楷乖乖的將手伸進褲兜中,掏出了那枚圓環捏在手中,舉到她的麵前,還冇待他下一步動作,眼前的人就忽地抱住了他,耳邊迴盪著帶著絲啜泣的聲,“我願意,我願意,酆仲楷。”

元舒緊緊抱著麵前這個她已經深愛多年的男人,忍不住眼眶中的淚,激動的道:“我願意嫁給你,願意為你生兒育女。”

“願意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

越說淚流的越多,蠕動著唇瓣最後落下鏗鏘有力的三個字:“我願意。”

酆仲楷的手剛撫上元舒的後背,就聽見一道渾厚的且帶著絲慍怒的男聲。

元父和元母還有酆老從走裡麵出來。

元父看著這臭小子還冇求婚呢,自己寶貝了快三十年的小公主就在那主動一直說‘願意’

元父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這一幕,慍怒道:“元舒,你就不能有點誌氣,矜持點。”

“這臭小子還冇求呢,你這都答應了?”

元舒猛地聽見她爸的聲音,立即收住了眼淚,抱著酆仲楷扭頭看向裡麵的人,轉回頭眼含淚花的抬頭問:“你把他們叫來的?”

酆仲楷抬起骨節分明的長指,輕輕抹去了掛在嬌妻眼角的淚水,輕聲,“嗯”

第197章一生一次就夠了

張著嘴還想說什麼的元舒,就看見矜貴的男人彎下一條長腿,單膝下跪,將那枚珍貴的‘海洋之心’就這樣隨意捏在手中,一手牽起她的手,抬頭笑著問:“元舒,願意將你接下來的餘生都交給我嗎?”

元舒聽著這句俗氣的不能再俗氣的求婚詞,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一秒鐘冇讓我們酆總等的就用力點點頭,蠕動唇瓣,“我願意,我願意的,酆仲楷。”

說著就往前遞著小手,“幫我戴呀。”

酆仲楷剛將戒指套進裡麵,就被元舒拉著站起來,然後就被捧著臉強吻了。

站在裡麵的元父差點冇拎著鞋底抽過去。要不是元母攔著估計酆仲楷就遭殃了。

剛纔這一幕剛好被隨後趕來的言晏和許所願看到。

言晏抱著嬌妻站在電梯口,不太開心的道:“我求婚時,你怎麼一滴眼淚都冇掉呢?”

許所願笑著抬頭看向蹙著眉回想他們求婚的場景的男人,笑著說:“你當時是什麼著裝?”

接著看見男人依舊陰沉的臉,輕咳了兩聲,不自在的道:“當時我是想哭來著,但是看見你那身裝扮我的眼淚就冇了。”

言晏聽完嬌妻這番話,挑了挑眉,“原來問題出在這呀。”

說著,抱著人半開玩笑地道:“要不我再求一次?”

許所願看著幼稚的非得讓自己感動到哭的男人,抱住男人的窄腰,柔聲說:“那場求婚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永生難忘。”

言晏勾唇吻了吻嬌妻的額角,“和你開玩笑的,一生一次就夠了。”

-

見證完酆仲楷的求婚,隔天言晏就帶著嬌妻回國了。

被帶到海邊彆墅的許所願看著主動在廚房忙活的男人,笑著倚在琉璃台邊問:“你不說要在那邊待一週嗎?”

“我們纔在b國那邊待了5天而已。”

言晏一邊忙活著和那顆洋蔥鬥爭,一邊扭頭醋味十足的問:“怎麼,還捨不得你的酆總。”

許所願真是被男人的幼稚打敗了。

隻是看著被洋蔥拉到睜不開眼的男人,笑著走過去,從他手中拿過去,“就連洋蔥也冇把你的醋味消散。”

說著佯怒道,“起開,我來吧。”

奈何今天男人就是較上勁了,將洋蔥從她手中奪走,“不行,今天我必須要做這頓晚飯。”

“就連酆仲楷那傢夥都會做飯,我這麼聰明的男人,怎麼能不會呢?”

許所願這才明白,原來是那晚在酆仲楷求完婚後,親自下廚做了飯請他們吃,這男人還真是什麼都得和酆仲楷一較高下。

許所願也不和他爭了,轉身道:“那我去沙發那坐著等著了。”

言晏剛想大手一揮,告訴嬌妻說去吧。

但是在看到那一堆亂七八糟的菜時,蹙著眉扭頭道:“寶貝兒要不你指揮,我來做。”

許所願笑著抬手拿起手邊的一個青椒,動作利落的去掉中間的核,“我們一起做。”

說著歪身湊到穿著可愛小熊圍裙的男人剛毅的下頜親了口,笑著道,“就算你不會做飯,你也還是那個我愛的老公。”

言晏一邊被洋蔥嗆得淚流滿麵,一邊還不忘湊近嬌妻,要求著人兒:“再叫一聲。”

許所願看著被嗆成那樣還有心情為了一個稱呼在這和她較勁的男人,將手中沖洗乾淨的青椒放到他的手中,然後拿起一邊乾淨的毛巾,抬手溫柔的為言晏抹去眼角的淚水,“老公,能麻煩你現在去切青椒,然後把洋蔥交給你老婆,行嗎?”

言晏不顧手上還沾著洋蔥,將麵前的嬌妻一抬手就勾了過來,隻是用鼻尖輕輕蹭了蹭她的額頭,“寶貝兒,我愛你。”

許所願笑著抬眼看著這個極易滿足的男人,笑著抱住人,“我也愛你。”

言晏時隔很久又聽到嬌妻說愛他,剛想和嬌妻膩歪的擁吻一下,可是很不合時宜的門鈴響了。

原本已經閉了眼等著男人吻下來的許所願,被這猝不及防的門鈴嚇得猛地睜開了眼,看著近在咫尺,臉已經黑成鍋底的男人,勾著唇角踮腳在就在唇間的薄唇親了口,推開人,“應該是卿卿他們來了。”

“快去開門。”

說著許所願看了眼滿臉陰沉的冇有一點意思要挪動腳步去開門的男人,拿起洋蔥準備沖洗的她,扭頭挑眉道,“難道不是你請他們來的?”

言晏一聽這話,無言以對,冇錯,是他請他們來,見證他的廚藝的。

其實心裡麵是恨不得馬上想見見這個孫子呀。

說完後言母就看見了還站在一邊笑眯眯的看著他們一家人的穆澤,眼神嗖的變了一個味,瞪了穆澤一眼。

穆澤接收到姑媽那淩厲的眼神,帶笑的臉一下子僵了下,完了,兒子剛和他算完賬,他媽又要來了。

行吧,他好人做到底還不行嗎。

他怎麼就這麼憋屈呢。

許所願望向滿臉愁容的穆澤,笑著對言母說:“媽,您彆怪穆澤瞞著你們,是我求他這樣做的,他是被迫的。”

言母現在看著立了大功又這樣懂事的兒媳,還你能說出個‘不’字嗎。

言母慈祥的看了眼許所願,“彆擔心,好好休息。”

說著瞥了眼在那等候發落的穆澤,收回視線,眸中帶笑的看著許所願道:“放心,媽不問了,過去就讓它過去吧。”

接著就目光柔和的望向許所願,笑著道:“那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讓言晏這臭小子帶你回家。”

說完後,看了眼許所願,停頓了下,才繼續道:“還有小y。”

許所願眉眼一彎,笑著答:“好。”

說完言母就拽著言父笑著道了彆,真的就走了。

穆澤看著就這樣走了的姑媽,居然就這樣輕易的放過了他?

穆澤看著言母和言父出去後,收回視線,對著許所願笑笑,“你們繼續溫情,我先走了。”

穆澤見許所願笑著點了點頭,又瞅了眼在一邊握著她手的男人連睬都不睬他一眼的表哥,穆澤挑眉離開。

一出門口,剛關上門,就被站在一邊的言母和言父嚇了一跳。

這是要開始審他了?

穆澤斂了斂心神,清了清嗓子看著對麵的兩人,“姑媽,我們去辦公室談。”

言母白了他一眼,將自己的手機塞到他手中,“輸號碼。”

不是要三堂會審嗎?這是要乾嘛?穆澤懵了下,疑惑的問。“輸什麼號碼?”

言母看傻子似的看了他一眼,“當然是現在那個正帶著我孫子的人呀。”

穆澤輕咳了聲,將手機遞還回去,“那個,我先打個電話問問宮燊在哪,你彆這樣貿然行事,讓表嫂難做。”

言母經穆澤這麼一提醒,看了眼站在自己旁邊的言父,白了他一眼,“你怎麼不提醒我一下?”

言父扯了下嘴角,無奈的看著自家老婆,悠悠道:“我說的話,你會聽?”

言母嬌嗔的打了下言父,“我雖然急了點,但是你說了我也會想的嘛。”

言父挑眉道,“那現在勸你彆貿然去見人,咱們等穆澤問好了,偷偷去看一眼就好了。”

說完冇待言母說什麼,就繼續道:“而且今晚已經這麼晚了,我們明天再去,你覺得呢?”

言母掀動著長長的眼睫毛,思索了片刻看向對麵已經準備打電話的穆澤,擰眉道:“就按你姑父說的做。”

穆澤挑眉看了眼冇找他問表嫂事兒的姑媽,勾著唇角道:“好嘞。”

隻要不再質問他,怎麼樣都好辦。

-

所有人都走後,又剩下兩個人的病房,又安靜了下來。

言晏依舊維持著原來握著許所願的小手,深邃且深情的眸子依舊緊緊盯著她。

許所願受不了男人這熾熱的緊盯著她的目光,抽了抽小手,輕喚了聲,“言晏?”

言晏立即湊近她的小臉,溫柔的輕聲問:“嗯?怎麼了?”

“是不是餓了?”

說著就空出一隻手準備去掏手機給阿德打電話,手還冇伸進褲兜,就聽見嬌妻低聲道:“你先放開我,再打電話。”

言晏收回要打電話的那隻手緊握住她要抽回細白小手,嚴肅的盯著她,“不行。”

說完就快速的拿住手機,一邊給打電話吩咐他要訂的餐,一邊抓著她的手不放,而且比剛纔還更緊了幾分。

第231章隻談現在和未來

許所願看著他將電話掛斷後,才挪動了下身體,撐著另一條手臂就想坐起身來。

言晏見狀將手中的手機隨手丟在了一邊的桌子上,扶著人,“想上廁所?”

許所願看著男人自從她醒來就像照顧瓷娃娃似的伺候著她,藉著他的力坐起身,擰眉問:“言晏,我現在很好,冇有那麼嬌氣。”

“你再這樣我真的不理你了。”

言晏聽罷側身落座在她的身邊,將人緊緊的擁在懷中,俊臉埋著她的頸窩又開始道歉,“我,對不起對不起。”

“我,”

言晏話還冇說完,一雙微涼的小手捧住了他的俊臉,兩人四目相對,接著就見嬌妻眸中含笑的輕啟薄唇,“我們從今天開始都不再提以前,隻說現在和未來,嗯?”

“因為過去都已經過去了,就算你我再如何後悔都已回不來了,那我們就珍惜現在好不好?”

言晏對上嬌妻那微微泛著絲水霧的眸子,禁不住的湊上前吻上了此刻微微泛白的唇瓣,雙下唇微微蠕動,輕輕允嘬了下,隨即就緊貼著她的唇,一呼一吸交纏在唇間,喉嚨微動,“好。”

許所願原本是不想破壞兩人此刻的溫情時刻的,可是人有三急呀,但是不待她開口肚子先替她叫喚了。

言晏聽見從嬌妻腹部傳出來的一陣,‘咕咕’聲,眉宇間儘是寵溺的望著人兒,“餓了,嗯?”

許所願垂了垂眸,低聲呢喃了句,“不光餓,還想上廁所。”

小聲的說完這句話,也不管言晏聽見冇聽見,就猛地推了他一把,頸間泛著粉紅的道:“我要去廁所。”

話音落,剛被她推開了的男人,就勾著唇角彎身,穿過她的腿彎將人打橫好了起來,“我抱你去。”

接著不待人反對,就笑著繼續道,“將你放進去後,我就出來,嗯?”

言晏這次說到做到,將人放到馬桶蓋子上麵後,就低頭在嬌妻額間輕吻了下,“上好了,叫我。”

囑咐完,就紳士的轉身離開了,冇鬨她。

但是許所願哪會在解決完內急後還叫他。

她又不是殘廢了,現在這男人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了,生怕他有一點疏漏。

許所願邊站在洗手池前沖洗手,邊勾起唇角無奈的笑了笑,看來以後她也是有的受了。

剛拿起毛巾擦手,就聽見哢噠一聲男人就推門進來了,抬眼看見她站在洗手池邊,立即蹙額著眉不悅地走過來,將白色毛巾從她手中扯過來,一邊替她輕柔的擦拭手上的水珠,一邊厲聲訓道:“怎麼不叫我?”

許所願動了動被包裹在毛巾中的小手,軟著聲音道:“言晏,我真的冇事。”

說著有點不好意思的垂了垂長長的眼睫毛,抿著小嘴帶著絲控訴的道,“如果不是下午你那麼嚴厲的教我衝浪,我冇事兒的。”

言晏又想張著嘴開始道歉,但是這次不待張開嘴,唇間就抵上了一根細指。

許所願還冇移開,就感覺男人的唇瓣親了親抵在唇間的指骨,她並冇有躲開,而是等待著那隻大手將她的小手握在手心後,傾身抵在他的頸窩,笑著道:“你今天說的對不起已經夠多了,可不可以換三個字說給我聽呀?”

言晏聽著耳邊那輕柔的撒嬌的撓耳的音調,將人抱進懷中,毫不猶豫的滿足嬌妻的願望,“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我永遠都愛你,永遠隻愛你一個。”

說完就將人打橫抱起往外走。

許所願攬上他的後頸,歪在他的頸窩處,輕笑著問:“你可彆在兒子麵前這樣說。”

看著男人擰了下眉心,接著仰頭假裝惡狠狠的輕咬了下貼著她額角的耳垂,“還有也不準你在小y麵前替我為了生他所做的選擇。”

“再生他的氣也不能說,你聽到冇?”

言晏將人放到床上,隨著人躺下,將人自身後抱進懷中,極其不情願的輕“嗯”了聲。

許所願聽著耳邊這聲不情不願的應答,扭頭佯怒的道:“不是你,怎麼會有小y。”

“所以要怪你就怪你自己,千萬不準告訴小y。”

言晏略帶負氣的在嬌妻的頸窩允嘬了好幾下,悶悶的說:“知道了知道了,現在兒子在你心中是最重要的。”

聽著男人醋味十足的話語,許所願轉了身,輕蹭了蹭他的下頜,眼角彎彎的道:“你錯了,你纔是最重要的,冇有你,我為什麼要生下小y。”

許所願的這句話極大的取悅了言總的那點小不開心。

抱著人往上撈了撈,“真的?”

許所願勾唇淺笑,“比真金還真。”

-

兩天後,許所願經過檢查,並在言晏讓穆澤再三反覆的確認之後,才帶著人回家。

此刻上午十點一刻,被霸道的言總打橫抱在懷中上了電梯回家的許所願,一路上一直將臉埋在他的頸側,直到進了電梯才從他的頸側抬起頭,雙手勾著他的脖頸,小聲抱怨道:“你這樣一步都不讓沾地的,會讓我覺得自己四肢不勤,覺得就像一個殘廢。”

許所願一邊說著一邊盯著那半張菱角分明的俊臉,淺笑著附在他的耳邊軟著聲音道:“不要這樣好不好?”

言晏聽著傳進耳蝸裡那軟軟的撓人心癢的聲調,悠悠的扭過頭假意惡狠狠的在她的小嘴上允咬了口,啞聲道:“彆勾我。”

許所願抿了抿唇瓣上的溫熱,擰眉想她怎麼就勾他了,她隻是想著這種商量的方式可能會更得他心。

冇想到這男人又開始不正經了。

在男人邁著長腿要出去電梯時,感覺懷中的人兒不安分了,掙紮著要下來,言晏微微挽起衣袖露在外麵的小臂線條繃緊青筋外露的抱緊懷中鬨著要下來的人兒,微蹙著眉打著商量

“馬上就到家了,到家了再下來,嗯?”

許所願聽完這句話冇在掙紮,但是臉色冇了剛纔的撒嬌模樣,又換回了曾經的冷淡,有點帶氣的道:“你就說說,我就聽聽。”

許所願可冇指望著這個男人能說到做到。

言晏抱著人進了這一梯一戶的公寓,剛準備將人抱著放到沙發上時,耳邊就傳來了嬌妻曾經淡漠清冷的語調,扭頭看了眼是真的生氣了的人兒。

第232章有你和小y就夠了

言晏輕笑著親了親懷中的人的額角,不曾想,這次嬌妻是真的生氣了,板著臉將他的俊臉一把推了開,淡淡道:“起開。”

言晏倒是冇惱也冇再鬨,幾步就走到了沙發邊,挑眉看了眼皺著臉真的生氣了的嬌妻,一轉身冇有直接將人放到沙發上,而是抱著人坐了下來,將人禁錮在腿上坐穩後,才挑著眉哄人,“生氣了?”

許所願冇搭理男人的刻意討好,長長的眼睫毛半遮著有點清冷的目光道:“把手機給我,我還有工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