濱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濱海小說 > 都市 > 溫向晚陸行淵 > 溫向晚陸行淵第6章

溫向晚陸行淵 溫向晚陸行淵第6章

作者:溫向晚陸行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3-06 17:30:08 來源:辛辛橫

-

書房內。

趁秦朗女友查崗出去打電話的間隙,季時楓忽然對程君頤說道:“你不喜歡她。”

季時楓用的是肯定語氣。

冇等程君頤回答,季時楓又繼續開口:“你對她無微不至,但你的眼神裡冇有愛意。”

程君頤冇有反駁,但他還是說了句:“我希望你不要對她有其他意見。”

季時楓無奈歎了口氣:“放心。”

兩個小時後,三人陸續從書房走出。

程君頤回到房間,便看見溫向晚窩在沙發裡,雙眼閉著睡著了。

他俯身將人抱起放在床上,轉身進了浴室。

從浴室出來後,他將助理髮來的檔案處理完後,便直接上了床。

程君頤看著懷裡安靜的睡顏,思緒被拉回數年前。

他的小學初中都是在國外讀的,所以回國內讀高中的時候,他的語文成績一直都不是很好。

溫向晚坐在他前麵,對他那慘不忍睹的宇文成績是在看不下去,便利用休息時間給他補課。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了她。

畢業那天,他收到她遞過來的一封情書,便以為她也喜歡自己。

他一個人在家裡激動了好久。

結果就在他表白當晚,他知道了她有男朋友,而那封情書是她替同桌遞給自己的。

在那之後,他便將自己在的愛封存了起來,逼著自己不再去關注她的一切。

直到醫院那天,他才發現,她過得並不快樂。

他把人帶回去後,即便是在夢裡,溫向晚也一直叫著陸行淵的名字。

所以,在去美國前一天晚上,他纔會給陸行淵打了電話。

第二天一早。

程君頤醒來的時候,溫向晚還在睡。

他看了眼時間,已經早上七點多。

程君頤小心掀了被子起身,進了浴室去洗漱。

“叮——!”

手機簡訊提示音突然響起。

溫向晚漸漸醒了過來,她找了半天才發現手機在沙發上。

她拿起手機點開,眸色驟然一震!

“你為什麼這麼陰魂不散!為什麼還不去死!”

“你根本不配活著!”

“我不會放過你!”

第二十二章

溫向晚緊緊攥著手機,盯著手機螢幕一動不動。

她現在用的這個手機號是程君頤新辦的,除了陳嫂和程君頤外,她冇把號碼告訴過任何人。

溫向晚不明白,有誰會特意發這樣的訊息給她。

程君頤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見溫向晚穿的單薄坐在沙發上蹙了蹙眉。

他將她手上的手機抽出:“穿這麼少,容易感冒。”

溫向晚一驚,下意識想要拿回手機,怕程君頤看見簡訊內容。

程君頤側身一躲,不容置疑:“去換衣服。”

溫向晚抿了抿唇,隻得先去浴室洗漱換衣。

等她進了浴室,程君頤將手機放在茶幾上,忽然看清了螢幕上的內容。

他朝浴室方向看了眼,掏出自己手機拍了照發給助理:“查一下這個號碼。”

做完這一切,程君頤按熄螢幕,將溫向晚的手機放了回去。

溫向晚以最快的速度將自己收拾好,看見手機安然無恙躺在茶幾上時,不自覺鬆了口氣。

她點開手機,將那幾條資訊全部選了刪除。

程君頤靠在門口,將溫向晚的反應儘收眼底。

在彆院吃了早餐後,程君頤便帶著溫向晚離開了。

回去路上,經過一個花店的時候,溫向晚特意下去買了些雛菊。

程君頤看著溫向晚手裡的雛菊,眉眼一凜。

他不自覺放緩了呼吸,輕聲開口:“牡丹鮮豔,為什麼不買它?”

溫向晚抱著雛菊坐進駕駛座:“牡丹太豔麗,雛菊清新淡雅,經久不凋,放在家裡再適合不過了。”

說完,溫向晚忽然想到什麼,嘴角不自覺帶了笑意。

“而且有個人和我說過,雛菊的花語是希望和愛,他希望我快樂。”

程君頤眸色一震,搭在方向盤的手不自覺握緊,盯著溫向晚的眼神深的嚇人。

溫向晚兀自擺弄著手上的雛菊,冇注意到身側之人眼神的變化。

半小時後,車子在程家彆墅門口停下。

溫向晚進了屋便直接找陳嫂要了一個花瓶,將雛菊放了進去。

她將擺好的花瓶直接拿到了二樓的臥室,放在了陽台邊的小桌上。

程君頤看著溫向晚忙前忙後,眼底忽然爬上幾抹哀傷。

他將眼前的人當做是她的替身,卻又清醒的知道她不是她。

因為他知道,無論自己怎麼思念她,她也不可能回來了……

第二天。

“我不會離婚,說多少次答案都一樣。”

程父胸腔被怒火震盪,倏然冷眼看向程君頤身後的溫向晚:“你敢回答嗎?你敢說自己瞭解君頤的過去?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溫向晚抬頭看了程君頤一眼,發現他臉上的表情淡的很。

她深吸了口氣,從他身後走了出來,抬眼看向程父:“爸,您說我不瞭解君頤,那您又真的關心他嗎?”

“您知道他因為適應不了國內秋天濕冷的環境,因為過敏發癢把皮膚抓爛嗎?”

“您知道他為了把語文成績拉上去,每天隻睡三個小時最後硬生生把自己熬進醫院嗎?”

“您知道畢業那天,全班同學都有爸媽陪伴,而他卻是孤零零的一個人,那種滋味有多不好受您知道嗎?”

說到這,溫向晚忽然笑了聲:“您什麼都不知道,您隻是把他丟給了傭人,因為在您心裡,冇有什麼事比錢更重要!”

溫向晚一股腦說了一堆話,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在看見程父那樣對待程君頤時,她心裡很難受,覺得程父冇有資格這樣質問程君頤。

程父被溫向晚問住,而程君頤卻整個人失了神。

他轉過身,緊緊盯著溫向晚:“你怎麼會知道這些?”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好像重生,也不算重生,附體……”

溫向晚說的語無倫次,程君頤卻像瘋了一樣猛地將她抱進懷裡。

她聽見他伏在自己耳邊,嗓音沙啞:“不用解釋。”

第二十七章

溫向晚被程君頤‘趕’上了樓,自己一人麵對程父程母的狂風暴雨。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聽見樓下傳來了劇烈的一聲震響。

溫向晚猛地一驚,立即朝樓下跑去。

纔剛跑到樓梯口,就看見程父拿起茶幾上的杯子朝程君頤砸去。

“小心——!”

話落,溫向晚已經朝程君頤撲了過去。

程君頤眉眼一蹙,眼見杯子就要砸在溫向晚身上,直接一個轉身擋在了她身前。

溫向晚被他拉進懷裡,耳邊傳來一聲悶哼。

“砰!”

杯子掉在地上,玻璃片碎了一地。

溫向晚來不及管,滿是著急的抓著程君頤問:“你冇事吧?”

程君頤搖頭,將溫向晚垂在額前的碎髮撥在耳邊:“不是讓你在樓上好好呆著。”

溫向晚有些不太自然,她感覺程君頤看自己的眼神變了,不僅溫柔了很多,還帶著濃濃愛意。

程君頤握住溫向晚的手,轉身看向程父程母,眸色冷寒:“還要繼續鬨下去嗎?”

程父程母對視一眼,冷哼了一聲,轉身離開。

空氣陷入一陣靜默。

溫向晚感覺到注視在身上的灼熱視線,臉頰微微有些發燙:“我去把這裡收拾一下。”

誰知她剛移動一分,就被程君頤攬著腰按進了懷裡。

溫向晚下意識就要往後退,但冇成功。

程君頤下巴放在她肩上,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抱一會兒。”

溫向晚瞬間就停止了掙紮,任由他抱著自己,好半天才找回聲音:“陳嫂他們要回來了。”

話音剛落,門口就傳來離開一陣倒吸聲。

是陳嫂和其他傭人。

溫向晚忙拍了拍程君頤的背,示意他鬆開自己。

程君頤低笑一聲,將人放開。

陳嫂看見二人腳邊的碎片,瞬時又看見溫向晚腳踝處滲出了血跡,忙上前:“太太,您受傷了?”

程君頤側身低頭一看,立即將人打橫抱起走到一旁的沙發前:“陳嫂,拿藥箱來。”

溫向晚冇想到程君頤會這麼鄭重其事,她隨意看了眼傷口:“我冇事,不用這麼……”

倏然看見程君頤臉上緊張的神色,後麵的話,溫向晚忽然說不下去了。

不過一會兒,陳嫂便拿著藥箱過來了。

程君頤很是小心的給傷口消了毒上了藥後,又在上麵貼了一層紗布:“一天之內不要沾水。”

溫向晚一愣,呆呆道:“不沾水那我等下怎麼洗澡?”

話說出口,溫向晚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她臉頰猛的爆紅,轉過頭不敢直視程君頤。

程君頤將藥箱收好,隱隱壓著笑意。

吃過晚飯,在樓下休息了會後,程君頤便上了樓。

溫向晚以為他是去書房處理工作,把剩下的電視看完後也直接上樓回了房間。

關了房門,她便直接脫了外套朝浴室走去,打算洗過澡就趕緊睡覺。

剛打開浴室門,一股熱浪水霧促然撲麵而來。

隻見程君頤全身上下隻圍了條浴巾,上身線條完美,腹肌在水霧中隱隱現現。

第二十八章

看著眼前這一幕,溫向晚腦子一下子懵掉了,就那樣直愣愣的站在門口。

被喜歡的人這樣看著,程君頤臉上浮上一抹不自然。

但他畢竟是男人,很快就鎮定下來。

程君頤抬步走到溫向晚麵前,嗓音輕柔:“對你看到的還滿意?”

溫向晚猛的回過神,立即轉身背對他:“我不知道你在裡麵。”

程君頤盯著溫向晚的後腦勺,眼神溫柔到極致。

他不敢逗的太過,怕適得其反。

程君頤將視線移開,越過溫向晚朝衣帽間走去。

剛走冇兩步,身後忽然傳來一聲驚呼:“你背上青了!”

程君頤腳步一頓,溫向晚忽然走近呼吸噴在他背上。

程君頤背上猛地一僵,溫向晚已經朝外麵跑去:“我去找陳嫂拿藥箱。”

看著那道背影,程君頤心裡被填的滿滿噹噹。

他不願去想那個‘溫向晚’去了哪裡,他隻知道,眼前的人,就是他愛了八年的溫向晚。

很快,溫向晚便拿著藥箱回來了。

她將藥箱放在桌子上,立即從裡麵拿出了碘酒。

溫向晚直接走到程君頤背後,很小心塗抹在青紫處。

她湊得很近,近到程君頤可以明顯感覺到溫向晚的呼吸拂在他背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